您的位置 首页 中超

546万欧转会费就能当标王的中超冬窗,你多久没见到了?

北京时间2月28日24点,2020年中超联赛冬季转会窗口正式关闭,虽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足协还会开放一个不少于三周的转会窗口,但新赛季中超球队引援力度下降、重磅引援消失的现状基本…

北京时间2月28日24点,2020年中超联赛冬季转会窗口正式关闭,虽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足协还会开放一个不少于三周的转会窗口,但新赛季中超球队引援力度下降、重磅引援消失的现状基本已经成为事实。过去的2020中超冬窗,并没有出现过往几个赛季大牌外援加盟的情况,上港新援洛佩斯546万欧元的转会费,已足够成为冬窗标王。

相比于过往几个冬窗火热的引援动作,2020年的中超冬窗显得格外冷清。截止2月28日24时中超冬窗关闭,共有6支球队选择在外援方面按兵不动,保持上赛季的配置,而新引入的外援也没有超级大牌吸引眼球,上海上港以546万欧元的转会费引入全北现代边锋洛佩斯,已经是整个冬窗的最大动作。

除此之外,11家球队在内援引入上都显得谨小慎微,签约自由身球队和租借成为了各队引入内援的主要方式。十年最冷冬窗悄然降临,这既有足协限制政策的影响,也受到疫情的阻碍。一夜回到十年前,2020年中超冬窗正式关闭,属于中超的金元时代是否也会随之落幕?

过往一段时间里,广州恒大始终是中超引援的风向标,而这个冬天的恒大显得格外沉静,恒大也成为几支中超豪强的缩影,在冬窗的引援力度都不大。恒大在外援上留下核心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在归化球员高拉特、阿兰、洛国富和费尔南多回归后,球队没有选择继续豪砸大牌新外援。

与恒大一样,没有引进新外援的还有北京国安、广州富力、天津泰达、天津天海、河南建业总数达到6家,创近年的新高。截止日当天,中超转会市场也没有大的波澜,只有鲁能、大连、青岛和华夏官宣了新援引入情况。

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恒大前锋阿兰加盟国安已成定局,但至冬窗截止,两家俱乐部均没有官宣这笔租借交易。

足协放开外援的名额后,多家球队没有进补,主因还是疫情影响后此前联系的不少外援,不愿来到中超,同时俱乐部不知联赛具体开赛日期,不愿急于花钱。引进外援的9家球会中,6家球队只购入1名外援,申花从武汉签下的姆比亚、重庆力帆从巴西买入的西里诺、永昌新援罗穆洛还全是免费签约。

升班马石家庄永昌引进3名外援,包括从弗拉门戈免签的罗穆洛,申花旧将苏祖从法甲加盟,转会费不到150万欧元,而从陕西购入的中甲金靴奥斯卡350万欧元,约2700万人民币。剩余存在转会费的球员,上港从全北买下的巴西球员洛佩斯,成为标王也只有546万欧元转会费,约合人民币4170万,不用向足协缴纳调节费。身价第二高的是大连人的萨姆·拉松,达到500万欧元,黄海从拉齐奥购入的米纳拉转会费据悉不足100万欧元,另外的武科维奇和罗曼转会费也难超200万欧元。

除此之外,武汉卓尔买入塞维利亚的卡里索花费200万欧元;苏宁的瓦卡索275万欧元;河北华夏幸福的保利尼奥300万欧元,这些球员的价格,相比往年只能是一些大牌外援的零头,却已是冬窗为数不多的重要外援补强。

相比外援转会市场的冷清,内援市场也同样冷淡。尽管各队在国产球员中都有转入转出,但最高转出和转入的价格,都没有超过2000万人民币,即不用缴纳调节费。且更多球队都使用免签和租借的方式,来收缩成本。上海上港和北京国安都从天津泰达买入了国脚,上港购入的买提江是免签,国安买入的杨帆的同时,则送出雷腾龙置换,同时上港还从亚泰购入于睿,也刚好2000万。

在内援上0动作的是广州恒大,除了迎回洛国富等上赛季签下后,租借出去的球员外,他们没有动作。同样没有内援引进的还有山东鲁能、江苏苏宁、河南建业。内援上投入最大的是上海绿地申花,引进及租借了6名球员,但其中5人都年过30,包括租借而来的冯潇霆和曾诚,还有赵明剑、秦升、朱宝杰。大连人则注重年轻人政策,一口气吃进林良铭、童磊、吴伟及陶强龙4名同年龄球员中的佼佼者。

出售内援人数最多的是天津天海,他们一连卖出5人,其中有3人卖给了深圳佳兆业。裴帅、郑达伦以及吴伟这3名球员的转会费均各为2000万。因经济实力有限,中超中下游球队多数使用租借和免签方式,升班马石家庄永昌引进的5名内援,其中3名租借,2位都是免签,接近零投入;青岛黄海买入的6人也是3免签3租借。与此类似的俱乐部还有重庆力帆、广州富力、河北华夏幸福、武汉卓尔、天津泰达。

以此来计算,冬窗有11家俱乐部在内援上接近零投入,这也是近年来非常罕见的情况。除了疫情因素外,足协宣布增加转会窗口,也让各队不是如此焦急,他们可以再下一个不少于三周的窗口再进行一些内援补强。

中超遇近七年最冷冬窗转会

据不完全统计,中超16队总投入不足5000万欧元,创近7年冬窗新低。同时内外援引入数量比上赛季缩水一半,16支球队只买入了15名外援,外援标王的身价则创10年新低。

2020年中超冬季转会期总投入大幅下降,尽管有些外援的价格还未官方公示,但根据大致计算,这个冬窗,中超内外援的转会费总计在4000万至4300万欧元之间,基本上是上赛季的两成。中超上一次总转会支出不足5000万的年头是在2013年,总计投入只有4655万欧元,当年标王埃尔克森的身价达到650万欧元。

2019年冬窗,尽管有足协“四大帽”的限制,但16支球队总投入仍有2.19亿欧元,6支球队投入超1000万欧元。其中恒大总投入8143万欧元,位列第一;大连一方3025万欧元,其中标王是恒大的保利尼奥,在租借后他们买断巴西人花费了4200万欧元。

2018年中超各队冬窗投入则达到2.77亿欧元,2017年是中超冬窗投入的历史纪录年,有惊人的4.07亿欧元;2016年中超开始前,16队投入3.47亿欧,在那一年力压英超、西甲,成为全球冬窗投入最多的联赛,标王身价不断刷新。

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2016年和2017赛季的冬窗,中超16队在外援引进上就达到2.63亿欧元和2.33亿欧元。

这个冬窗,中超16队总计引进球员47名球员。相比前几个赛季大幅减少。2019赛季冬窗,中超16强总计引进103名内外援,今年的冬天则比上一年缩水了一半还多。其中外援引进有15人,平均每队不足1人。参加亚冠的4支球队中,恒大、国安都没有购入外援,上港和申花都只买入一名外援。购入外援人数最多的是升班马石家庄永昌和青岛黄海,都各有3人。

在内援引进上,中超16队引进或租借球员(租借回归球员不计算在内)总数达到32人,平均每队2人,其中租借球员达到11人。引进内援最多的球队是青岛黄海,达到6人,天津天海、河南建业、广州恒大三支球队内援和外援引进人数都为0。

本季冬窗,在伊哈洛、卡拉斯科等大牌外援离去后,中超没有一支球引进大牌球员。除了足协新政外,疫情因素也影响不小。身价最高外援仅是上港从全北引进的巴西人洛佩斯,为546万欧元。这也是中超新政后,第一个冬季转会窗,无球队缴纳调节费。

要知道自2015赛季来,历年冬窗外援标王的身价,从未低于1500万欧元。上赛季保利尼奥的买断价有4200万欧元,2017赛季奥斯卡来到上港时的转会费是6000万欧元。上一个比洛佩斯价格更低的外援标王,是2012赛季的巴西人罗申巴克,他当年加盟大连阿尔滨时的身价是305欧元。但这还未考虑近十年来,球员身价水涨船高的因素。

因为新政调节费的压力,这个转会窗,中超各队依然遵循2000万买人的原则。无论是上港购入的于睿、国安买入的杨帆,还是大连人引进的陶强龙等人,从德转公布的转会价来看,都没有超过2000万。

而上个赛季时,中超各队在内援上,也是遵循2000万一人的原则。以这个标准来看,本土标王价格至少没有创新低。但相比此前转会的巅峰时期,仍然差距明显。要知道2017年的中超本土标王张呈栋,从北京国安加盟河北华夏幸福时,转会费达1.5亿人民币。2016年的本土标王,张鹭从辽足加盟天津权健有7000万。

上一个低于2000万的冬窗国产标王是冯潇霆,2011赛季他从全北现代加盟恒大时,转会费1500万,而当时的中超仅有恒大一家维持大手笔投入。与外援遇冷有相同点,因为疫情致中超推迟,各队花钱上谨小慎微,内援上仍然先倾向租借和免签。不同点则是,国内球员2000万的顶价,相比引进外援,可以选择用更换球员抵消转会费的方法,可操作余地较大。

揭秘天海零引援:教练组提多套方案 高层从未行动

中超冬窗关闭,天海引援为“0”,虽然很无奈但并不意外。一直以来,有关天海引援的传闻不曾间断,但从俱乐部的角度出发,从未正式开始引援工作,本就不存在新援加盟的可能性。

眼下的天海的确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但俱乐部的危机却是由来已久,只是一直以来被种种外界口中的“按部就班”所掩盖。涉身其中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立场与利益点。从教练组的角度出发,需全力推进引援工作,但俱乐部高层却并未想好活着的方式与意义。也因此,纵使教练组拿出一百套不同的引援计划,依旧毫无意义。

如今冬窗已然关闭,受阻的不只是引援计划,作为上赛季教练组中的一员,郝海涛何时能得到一纸合同,也随之成为了未知数。这也就不难解释各方对天海俱乐部的声讨,毕竟球队的现状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无论是对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还是对一直以来支持天海队的球迷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过去一段时间,天海也曾试图扭转颓势,无奈与投资商的谈判均以失败告终,这是很多人眼中俱乐部高层的“罪过”之一。在天海结束托管前,托管方曾极力促成这种合作模式,但在具体的谈判过程中却是矛盾重重:一方面,无论是万通还是宝能,与权健的合作是建立在共同经营俱乐部的基础上,其中的琐琐碎碎“掰扯”一年也很难捋顺;另一方面,从收购俱乐部的角度出发,考虑到天海大肆卖血的行为,以及存有的债务危机,俱乐部本身并无太大的价值。

当然,这其中也有着集团高层在对待天海俱乐部的问题上存有的分歧,至少一直以来最高层有意继续经营球队,这种意愿向下级逐步渗透,会发生何种演变,就复杂了许多。这是很多人眼中,俱乐部高层的“罪过”之二。其三便是俱乐部生死存亡之际,决策人依旧“无动于衷”,至少目前没有看到任何积极的态度。

但话说回来,无论何种原因导致与投资商的谈判走向破裂,如今天海已然处于“孤军奋战”的境地,外界的督促与施压或源自好心,对于俱乐部前景是否向好却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单纯情绪宣泄罢了。眼下,天海活下去的必要条件是凑足经营下去的资本,这是任何旁观者所无法提供的支持,不是心里想着拿出向好的担当与决心,或是随便说几句“更好的活下去”就能轻易实现的。

退一万步说,即便高层却有不作为之处,但天海俱乐部的决定依旧掌握在权健集团的手中。面对牢狱之灾与巨额罚款,指望集团方面顾及到所有人的情感并不现实,更不上升为一种道德绑架。至少眼下看来,天海率先实现“活下去”的目标依旧成立,即便未来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但结合现实而言,权健集团能够继续运营俱乐部已是一种“善意”的体现,即便这种“善意”远不如球迷们期盼的那般“丰满”。

文|长乐 白桃

编辑|德库

美编|婷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贸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xw.news/2020/03/13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