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济

面对PMI新低,复产复工与疫情防控应更具弹性

文 | 邵宇 陈达飞 编辑 | 苏琦 经济回归常态,人、财、物三者的流动缺一不可。财政减税降费和货币信贷投放政策,并不能惠及停工的企业,要让这些企业起死回生,最有效的可能就是尽快复…

文 | 邵宇 陈达飞

编辑 | 苏琦

经济回归常态,人、财、物三者的流动缺一不可。财政减税降费和货币信贷投放政策,并不能惠及停工的企业,要让这些企业起死回生,最有效的可能就是尽快复工复产,尽快让人流动起来。

经过过一个多月的努力,新冠肺炎疫情在国内的扩散已基本限定在武汉市,湖北省内除武汉以外的城市,以及湖北以外的省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已降至个位数,且多数省市已连续多日出现零增长,但是,海外疫情仍在快速扩散,尤其是韩国、日本、意大利和伊朗。随着检测力度的加强,美国的确诊病例数也有可能增加。这将对全球价值链形成较大冲击。而中国,作为亚洲,乃至全球价值链的核心国(之一),受到的冲击程度也将最为显著。(参考笔者文章:《全球价值链压力凸显,中美德供需承压最重》)

自采取高级别防控措施以来,新冠疫情对中国2020年1季度和全年GDP增速的影响便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市场有共识,但更大的是分歧。共识是不改变经济增长的中长期趋势,但短期冲击要超过2003年的SARS。对于中国1季度GDP增速,中性的估计约5%-5.5%,更为悲观的估计是4%,但也有观点指出,不排除负增长的可能性。对于全年来说,中性估计约0.5个百分点(Vanguard估计)。具体情况还需要看疫情后续扩散态势(国内与国外),以及逆周期政策。

我们认为,新冠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或超市场中性预期。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2月采购经理指数(PMI)来看,制造业PMI及其分项均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参考图1);非制造业中的建筑业、商务活动与服务业PMI分别为26.6、29.6和30.1,也为金融危机以来新低;按企业规模分类,PMI指数的排序与企业规模正相关,规模越小,PMI指数越小,而且,也是近8年来新低(数据起始于2011年);从这个角度来说,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宏观经济的短期冲击堪比08年金融危机。而且,比较来说,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更加全面,因为不仅是外需冲击,还有内需冲击,以及供给侧冲击。

图1:从采购经理指数来看,本次疫情的冲击堪比08年金融危机(制造业)

数据来源:WIND,东方证券

根据21财经的实时监测数据,按照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自2月10日复工复产以来,各地复工率显著提升。全国百强城市复工率70%以上的城市占比约7成,一线城市复工率明显高于二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结合PMI数据可以看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可能存在一定误导,高估复工复产进程。第一,监测数据实为开工数据,人员到岗率和企业内部采取的防控措施都将影响生产,故产能利用率回归常态仍需要一定时间,预计将等到解除响应之后才能恢复;第二,中小企业在经济与就业的重要性上来说,整体上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但中小企业复工率显著低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

从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来看(参考图2),当前复工率仅为常态时的65.97%。以前三年同期平均耗煤量为参照系(常态),1月31日开始(正月初七),产能利用率便持续下降,2月16日降至最低,为60%,其后开始复苏,2月28日已升至常态的66%。

图2:6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

数据来源:WIND,东方证券

图3高德交通大数据。可以看出,其与发电量走势,以及企业复工复产进度高度相关。以前四年平均值为参照系,2020年城市交通拥堵延迟指数显著低于往年同期,但各地存在一定的差异。除成都与北京之外,其他6个城市均已经回归到常态的70%以上,北京仅为64.24%,成都为64%。与从业人员PMI相互验证,可以看出,大量返乡人员尚未回到工作所在地。这一点还可以从铁路、公路和航空客运量中看出。

图3:从拥堵延时指数看不同城市复工进度

数据来源:高德交通大数据,WIND,东方证券

说明:拥堵延时指数作为城市拥堵程度的评价指标,即城市居民平均一次出行实际旅行时间与自由流状态下旅行时间的比值;延时指数越高表示出行延时占出行时间的比列越大,也就越拥堵。

是否复工复产是0-1二值变量,但与经济相关的,却是产能利用率和人员到岗率,部分原因是防控政策缺乏弹性。

考虑到本次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可能会随着海外疫情的扩散而更为严重,以及不同地区疫情扩散的差异,国内复工复产与防控政策应更具弹性。第一,以市,而非以省为单位,灵活调整相应级别,以此为依据采取有差别的防控措施,不仅是非湖北城市与湖北城市的区别,在湖北省内,武汉与其他城市也应有所区别;第二,人员市内流动与跨市流动防控措施应有所区别,不同市人员跨市流动措施应有所区别,市内流动相对宽松,跨市流动可以更为严格,而非像当前,即使是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城市(尤其是湖北省内城市),市内人员的“流动性”仍是冻结的;第三,由于返岗前(或外地出差)自我隔离14天的限制,复工复产缓慢的进程或将持续到3月中下旬。我们认为,各地可根据隔离人员确诊或疑似情况,弹性调整隔离期限,可选择性逐步压缩隔离期(依次降至10天、7天等)。

为了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中央各部委、地方各级政府都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但从2月的微观数据来看,效果仍不明显。经济回归常态,人、财、物三者的流动缺一不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复工缺口对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边际影响会增加,财政上的减税降费政策,货币上的信贷投放政策,并不能惠及停工的企业,而这些企业才是更需要帮助的企业,而能够让这些企业“起死回生”的,最有效的可能就是尽快复工复产,尽快让人流动起来。

邵宇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达飞为东方证券宏观分析师;李志骞为东方证券博士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贸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xw.news/2020/03/14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