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二营首次打靶,导弹一头栽地,一查:苏联人把线头装反了

二营首次打靶,导弹一头栽地,一查:苏联人把线头装反了

作者:明日战士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59 年前后,地空导弹部队第二营完成新装备训练后,上级为了实地考察部队的训练成效,检验兵器装备性能,经总参批准,二营在第三训练基地的组…

作者:明日战士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1959

年前后,地空导弹部队第二营完成新装备训练后,上级为了实地考察部队的训练成效,检验兵器装备性能,经总参批准,二营在第三训练基地的组织下,

于1959年8月2日,携带全套装备,经铁路运输开赴内蒙巴丹吉林大沙漠西b Z h R T端、嘉峪关以北的靶场(现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场),进行野外实弹射击。

此次实弹射击训练,代号

301

任务

从北京驻地到内蒙巴丹吉林实弹训练场,大约是7昼夜的路程,而战士们大多来自农村,很多x 1 F W 1 z没有出过远门。他们从家乡参军到部队,这次远程机动对他们来说是一次远征。战士对外面的精彩世界充满了r i ~向往,不由自主地在闷罐车厢内唱起了军歌,一首接一首,好生快活。

【神舟五号发射基地】

等战士们到了内蒙驻地,恶劣的自然条件着实让没有到过戈壁滩的战士们吓了一跳。这里动不动就是遮天蔽日的沙尘,一刮就是几个小时。

有一天傍晚,正准备吃晚饭的战士们,见正西北^ Q ^ p方向的天空乌云骤聚,黄沙冲天,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风沙卷起的沙尘暴立即遮住了夕阳余晖,天色顿时暗了下来。乌云卷着黄沙像一条巨龙,翻滚着向部队吃饭的方向席卷而x Q & ; Y ;来。

营长一看情况不对,立即叫战士们从厨房跑向仅仅几百米外的营房。

可时间来不及了,沙尘顷刻之间就到了。战士们全乱了,完全找不着方向,四处乱窜,

最后在从营房开出来的军用吉普的车灯指引下,才找到了方向。

即便在这样严酷的条件下,全营为了这次实弹打靶,士气仍然激昂,有的战士还写了有趣的打油诗:

戈壁滩,风沙舞。H _ r 3 +每天特供二两五,白天不够晚上补。长身体,壮筋骨。不是战士二百五,是为革命来吃苦。

战士们一边咬牙坚持,一边等待打靶的时间。终于,上级明确打靶时间为8月22日,不仅如此,

二营也成为

5

个地空导j ; j g T弹营中最先打靶的一Z z a f u b个营。

全营上下憋了一口气,全都写下军令状,誓言“打好第一炮”,为全军做楷模!各级技术军工严阵以待,一丝不苟来回检查装备仪器,调整参数,让装备状态保持最佳状态。

【时任二营营长岳振华】

8月22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吃过早饭,二营进入发射阵地,一路上战士们歌声嘹亮,步伐铿锵有力,阵地也被打扮得光彩夺目。

二营这次打靶的靶机是拉-17靶机,靶机时速750至800公里,和RB-57D高空侦察机的速度相似,每个营只能打一发实弹。靶机准时起飞,二营也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制导雷达按照营指挥所的目标指示,及时准确地捕捉了B m D ! ; j目标。

即将发射的导弹昂首屹立在发射架上,威风凛凛。当靶机进入最佳拦截空域时,营长岳振华立即下达了发射命令,引导技师徐培信迅速按下发射按钮。随着一声巨雷般的轰鸣声,导弹~ y w j j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入天空。

【美制RB-57高空侦察机】

现场观看打靶的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样壮观的场面,异常激动,欢呼雀跃。

然而,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意外发生了:导弹偏离了预定方向,同时也失去了控制,直接在空中拐了一个

90

度的大弯,向地面飞去。随后在发射阵地右侧约

20

公里处坠地爆炸,连靶机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

全营被这意想不到的情况惊住了,营长岳振华更是惊愕,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为保护现场等待上级检查,他下令部队关机,人员立即撤离阵地。

在上级派来的工作人员中,有一位显示车的带训教员,名叫韩砚林。他是一位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成长起来的技术兵,在雷达领域有着过人的天赋和才I : R V W z p能。他跟苏联人学了一期雷达相关知识,就能熟练掌握制导雷达视频部分的工作原理。韩砚林听了现场技术的人员的介绍后,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回是苏联人错了!他断定是雷达接线头出现了调换,才导致导弹升空之后调转方向直接坠地。因为兵器从苏联运回直到使用,从来没有拆解过,而且二营的技术人t f R y员的所有操作步骤都是正确的。

【萨姆-2地空导弹】

韩砚林为了证实他的推断,应上级要求,请苏联专家及其r h L ~ 4他几位中方技术人员一道,打开了扫描马达罩。通电检查后发现:扫描雷达的转向与标明) ? + c T – J的红色箭头完全相反,接线轴上的漆皮也完好无损。这也就直接证明了,发射

出现意外,完全苏联方面的责任,是苏联军工在组装装备时,粗心大意将三相电源的

8

号和

9

号接线头装反了。

问题得到解决,苏联专家对韩砚林大加赞赏。可是要数最难受的还是二营,其余几个3 ( N % x r营都* ; V H C , 6击毁、击落或击伤了靶机,唯独自己剃了一个“光头”。全营上下都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靶场,这也成为营长岳振华心中一个难以释怀的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贸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yxw.news/2020/03/718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