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 海航“被接管”?海南航空会被拆分?权威知情人士说不能“想当然”

海航“被接管”?海南航空会被拆分?权威知情人士说不能“想当然”

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不会被接管,海南航空也不会被拆分,而其中,“最大的‘想当然’就是海航集团被接管。” 日前,关于海航集团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资产划归三大航空公司进行重组的传言甚…

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不会被接管,海南航空也不会被拆分,而其中,“最大的‘想当然’就是海航集团被接管。”

日前,关于海航集团被海南省政府接管、旗下资产划归三大航空公司进行重组的传言甚嚣尘上,对此,有权威知情人士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知情人士称:“这些都是小道消息,捕风捉影,想当然。”

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不会被接管,海南航空也不会被拆分,而其中,“最大的‘想当然’就是海航集团被接管。”他称。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自2017以来,海航集团就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自我拯救之路,但过程困难重重。为此,海航集团主动向海南省政府提出了实施救助管理的请求。

2月29日下午,海航集团发布公告称,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应本集团请求,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专业人员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联合工作组将全面协助、全力推进本集团风险处置工作。联合工作组组长由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担任,常务副组长由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任清华担任,副组长分别由中国民用航空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双臣、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局副局长程功担任。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充实强化后的联合工作组最大的变化是由省政府牵头;第二个变化是“会同相关部门”,而这些“相关部门”,都是对海航集团加大航空安全监管和救助力度的部门,包括民航管理部门、债权银行牵头部门、金融监管部门等。主要任务很明确,就是加强航空安全;加大流动资金救助;进行下一步债务和资产处置准备。

就在2月29日当天,海航集团随后发布的另一则公告称,经2020年2月28日集团股东会、2月29日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改选了部分董事。改选后的董事七名,分别为:陈峰、顾刚、李先华、谭向东、任清华、陈晓峰、何家福。选举陈峰担任董事长、顾刚担任执行董事长、李先华担任副董事长。同时,董事会决定分别聘任谭向东担任公司CEO(首席执行官)、任清华担任公司联席CEO(首席执行官)。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5位高管仍然来自海航,2位高管来自海南省政府派选。

对于“被接管”传闻,权威知情人士称:“ 不实传闻是妄加猜测,海航集团的控股权并没有发生法律上的转移和变化,陈峰仍然是董事长,高管人员也都保持稳定。”

不会被接管,新工作组由海南省政府牵头

知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详细阐释了工作组进驻的意义,“工作组进驻之后,首先,有利于保安全、防风险。资金会得到保障,债权人也会得到更大的保障,生产安全得以更大的保证。其次,政府会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为民营企业营造良好的环境,这更加体现了中央支持民营经济的决心。第三,对稳定各方信心非常有帮助,不仅能够保护企业的合法权益,树立投资人和债权人的信心,同时更有利于凝聚海航集团员工的力量,稳定就业,稳定大局。”

更为重要的是,海南省政府牵头入驻海航集团,对海南自贸港建设有推动作用。“处置工作平稳顺利,能够直接带动海南自贸港建设,包括银行业、旅游业、地产等相关产业的发展。”知情人士称。

早在2018年夏天,为了帮助海航集团化解流动性危机,由相关银行债权人和海南省政府牵头的债权人协调机制委员会组成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海航集团,工作内容包括监管集团获得的新增贷款流向,以及集团不得挪用航空等封闭运营企业的资金,以聚焦主业、隔离风险等。

“原来工作组的主要负责人和团队成员是由银行等相关债权人派驻的,现在,主要负责人和团队成员则是由海南省政府派驻,同时还有多个部门和机构参与,这是工作组的最大变化。”上述权威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市场的质疑声,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称,政府牵头相关部门、机构入驻海航是于法有据,也是依法合规的。“工作组是应海航集团请求,并经集团所有主要股东一致授权而采取入驻措施。”他介绍称,工作组进驻具有救助和监管的双重职能,一方面,政府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包括融资、资产并购服务等;另一方面,强化政府的监管,包括对资金的监管、对上市公司的监管,进驻后可以将这些服务和监管工作推进到一线。

“瘦身”两年,流动性危机未能缓解

海航集团的流动性危机始于2017年。在此之前,2015年开始,海航集团开始了“买买买”的并购之路,从最初的航空产业链布局,扩张到物流、酒店、租赁等多个领域。很快,海航集团总资产从2016年年中的5428亿元猛增至2017年底的12319亿元,一年半时间,增长近1.3倍,这最终为海航集团后来的流动性危机埋下了隐患。

2018年起,海航集团突然开启“瘦身”模式,并陆续出售旗下资产,缓解流动性压力。当年年底,海航集团接连出售了首都航空、西部航空和乌鲁木齐航空等多家地方航空公司股权。

海航集团董事局原主席王健曾在2018年4月表示,海航集团的流动性问题主要因为2017年年中海外投资等相关政策收紧,海外投资的贷款中断,海航集团只能用国内航空公司的运营资金填补窟窿。

2018年7月之后,在陈峰的主导下,海航集团开始回归航空主业,剥离其他板块业务并处置相关非主业资产。第一财经记者获悉,2018年至今,集团已处置资产约3000亿元。

但海航集团的流动性危机依旧未能缓解。根据海航集团的发债报告,截至2019年上半年,集团仍有7067.26亿元债务待偿,2019年全年的数据尚未披露。另外,根据集团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2019年的盈利情况仍不容乐观。

其中,海航控股(600221.SH)预计2019年实现净利润4.5亿-6.75亿元,但主要来自海航控股转让给集团的天津航空股权实现的22亿元收益,扣除类似资产处置等非经常性损益,海航控股2019年净利润预计亏损16亿-22亿元;海航科技(600751.SH)2019年净利润预计在3亿-4.5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亏损4500万-7500万元;供销大集(000564.SZ)2019年预亏10-19.5亿;海航基础(600515.沙)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4.5亿-15.5亿元;海航创新(600555.SH)2019年预亏2.4亿-3.3亿元;海航投资(000616.SZ)2019年净利润同比下降89.92%-86.90%。

而此次疫情更是令海航集团雪上加霜。进入2020年,疫情导致的航班量锐减,不只海航集团受损,由于停飞数量多,中型航空公司每天亏损在千万级,大型航司每天亏损更是达亿级。

“现在海航集团每天光是利息就有一个多亿。”一位受访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在这种情况下,海航集团一直在寻求出路,最后找到了政府。考虑到航空行业的特殊性,海南省政府高度重视,最终连同其他部门和机构一同进驻海航集团。”

多位知情人士还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海南省政府此次进驻海航所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提供公共服务,比如,如果海航集团可能出现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况,政府可以出手提供相关的公共服务。“这有利于提振社会和市场对海航集团化解危机的信心,但是政府不做任何兜底的承诺。”一位知情人士说,“一切按照市场的规律来办。”

海南省政府的另一个重要角色是做好监管者。接受采访的知情人士认为,只有好的监管才能更好地实施救助,但监管是有容忍度的,比如,海航集团的贷款不能超过一定的限度。

不会被拆分,新工作组将帮助加速资产处置

谈及海航集团过去两年的自救之路,权威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海航集团的很多资产不想折价出售,最后对资产处置造成不利,导致资金回不来。这次新的联合工作组进来,就是要帮助海航集团加速资产处置。”

而针对海南航空板块被拆分的传言,接受采访的知情人士均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并不存在。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海航集团自身并不愿意三大航空公司(国航、南航、东航)来对其航空板块进行拆分重组;而作为海南本土最大也是最有竞争力的企业,海南省政府也会尽力帮助推进集团度过危机;对于行业来说,海南航空如果被拆分,将会大大减少国内航空公司之间的竞争。

另据媒体报道,2月18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党委委员任洪斌在回应航空业重组整合时表示,这次疫情对中央企业带来了冲击。在这样的情况下,航空企业是不是重组的好机会,这应尊重企业的意愿,按照企业自身发展的需求,按照行业发展的规律,在这个问题上,国资委也会像平常的结构调整一样去支持企业。目前,他们的主要精力还放在抗击疫情,如何执行好包机任务上。

目前,海航集团旗下包括海航控股(600221.SH)、天津航空、首都航空、祥鹏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过去一年,除了海航控股外,几乎所有海航系航司,都在与当地政府洽谈增资或重组,包括乌鲁木齐航空、首都航空、北部湾航空、西部航空都陆续与当地政府签署了重组框架协议。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正式交割,这意味着,这些航司仍然属于海航集团。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新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海航集团后,一切工作才刚刚开始。“海航集团太庞大了,光是关联的企业就有两三千家,这将给工作组带来巨大的挑战。”一位接近工作组的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工作组经常需要加班。”

不过,两名权威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工作组进驻对海航集团实施救助管理,结果将是多方受益。“包括集团本身、债权人、投资者,以及地方政府等。”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第一财经记者安卓对此文亦有贡献)

1989年

海南省政府投资1000万元,批准成立全民所有制的“海南省航空公司”。

1990年

已在中国民用航空总局计划司工作7年的王健,从北京南下海南。

陈峰是海南省融资平台公司兴南集团负责人,兼任海南省省长刘建锋的“航空助理”。

1991年

获得《民用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证》。

1992年

海南省航空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中国光大投资、海南省政府等17家发起人认购,加上社会法人股、内部职工募股,海航顺利筹资2.5亿元,以及从交通银行贷款6800万元,海航买了第一架飞机。

1993年

海南省航空公司正式在海南省工商局登记,随即正式运营,首航海口——北京。

1994年

海航与哈德逊国际集团就境外发行7000万股外资股达成协议。

1995年

索罗斯旗下美国航空有限公司入股海航,股权转让金2500万美元,海航成为境内唯一中外合资航空公司。

1997年

海南省航空公司更名为“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当年发行7100万股B股,募集资金2.63亿元。

1999年

海航股份在上交所发行2.05亿股A股,募集资金9.29亿元。

发行A股前,海航股份第一大股东为索罗斯旗下美国航空,持股21.2%;海航管理层实际控制的琪兴实业持股10.17%,为第二大股东;海南省国有资产管理局仅持股3.4%。

2000年

海航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集团在海航股份持股7.31%,成为索罗斯、琪兴实业之后的第三大股东。

海航集团控股海口美兰机场,成为中国第一家控股机场的航空公司。

2001年

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东,变更为两家主要产权归海航管理层实际控制的公司。

2002年

海航集团控股的美兰机场在香港上市,融资1亿美元,海航集团融资格局由原来单独海航股份为集团发展融资,变为多主体融资。

2003年

因为SARS疫情,海航股份历史首次亏损,当年亏损额达近15亿元,几乎将公司组建以来所有盈利吞噬。

2004年

海航集团对海航股份持股上升至11.85%,海航集团多次受让小股东所持股份。

2005年

“新华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海航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占股32.75%,海南省政府旗下海南发展注资15亿元,占股48.61%;索罗斯基金以海航股份B股作价,再追加2500万美元投资,占股18.64%。

新华航空拟私有化海航股份,整合海航旗下海南航空、长安航空、山西航空等所有航空资产,整体在香港上市。

2006年

海航股份定向增发不低于54.88亿元,其中新华航空认购33亿元,成为海航股份第一大股东,持股46.74%。

同年,“海口新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土地使用权增资40亿元,成为海航集团持股88.89%的最大股东,另两家主要产权归海航管理层实际控制的公司占股收缩到10%以下。

2007年

新华航空更名为“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此时大新华航空股东中,海南省政府旗下海南发展持股下降至40%,海航集团及其关联企业比例超过50%,准备以“红筹架构”模式在香港上市。

2008年

大新华航空上市未果,海航逐渐放弃大新华航空这个整合平台,又逢金融危机,当年海航股份亏损14.24亿元,但海航集团却盈利9699万元。

2009年

海航旗下大新华物流,32亿元收购造船企业“金海重工”,并向其采购30艘轮船,进军造船海运业务,后续惨淡收场。

此时海航集团已布局航空、物流、资本、实业(含地产、商业)、基础(含机场)和旅游业六大产业。

2010年

海航旗下融资租赁企业渤海租赁整体借壳上市,渤海租赁成为横跨融资租赁、保险、证券、银行、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的金控平台,主要并购也是通过渤海租赁完成。

至此,海航直接或间接控制7家上市公司,在境内外开启“买买买”模式。

2011年

海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成为“海南航空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后者并非由海航内部员工集资持股所成立,海航集团透露将成立“慈航基金”,并将海航工会持有的相关股权转让给慈航基金,从而使慈航基金成为海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2012年

海航集团营业收入突破1200亿元,与国家开发银行签订1000亿元授信协议,海航集团总授信额度达到3000亿元,国开行是海航的最重要贷款银行。

2013年

收购欧洲第三大酒店连锁集团 NH 酒店集团20%股权,次年增持比例上升至29.5%;收购澳大利亚Arena航校80%股权;4.8亿欧元收购欧洲第一大拖车租赁公司TIP拖车租赁公司。

2014年

海航集团旗下公司渤海租赁以37.5亿元收购Cronos,成为世界最大的集装箱租赁业务提供商。

2015年

海航集团175亿元收购瑞士国际空港服务公司;渤海租赁25.55亿美元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4.5亿美元收购巴西第三大航空公司蓝色航空23.7%的股权。

2016年

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海航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海航基础重组,完成后总资产规模大幅从不足40亿元提升至970亿元;

收购全球最大的IT产品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希尔顿酒店集团股权。

2017年

海航集团的海外并购进入最疯狂时期,半年并购额超过200亿美元,其中103.8亿美元并购CIT集团旗下租赁业务。

当年,海航集团总资产为1.23万亿元,同比增长21.31%;总负债为0.74万亿,同比增长22.0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海航集团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超过100亿元。

2018年

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重伤去世。月底,海航集团公布公司股权结构,境内的海南省慈航基金会与境外设立的Cihang Foundation拥有海航集团52.25%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包括陈峰和王健在内的12名高管持股47.5%,海航控股持股0.25%。

海航集团透露,此前引发关注的神秘个人股东 “Guan jun”,已经所持股份全部捐给“Cihang Foundation”。

年底,国家开发银行牵头的银团向海航发放75亿元贷款,用于航空主业的航油、航材、维修、起降费等经营性支出。这是海航集团陷入流动性危机以来,银行系国家队首次大规模出手相救。

2019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原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陈峰透露,2018年海航集团处置了3000亿元资产,回归航空主业。

2020年

海航集团在官网宣布,受“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影响,公司流动性风险有加剧趋势。为有效化解风险,维护各方利益,应本集团请求,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成立“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贸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myxw.news/2020/03/89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